米牛天下配资www.angmian.cn

金诚无忧配资www.fujx.cn 张军:现在应该把大量财政存量拿出来刺激消费

我们期待你的参与,把你看到的最新、最有趣、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

金诚无忧配资www.fujx.cn 张军:现在应该把大量财政存量拿出来刺激消费

作者: http://www.angmian.cn | 时间:2020-04-23

4月16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做客《长盛时间》,探讨复苏底气从哪来。

复苏的底气

张军:我觉得大家一谈疫后经济面临双重冲击,怎么办,大家说来说去还是集中在我们传统的这些想法上,无非是说,你看人家都已经拿出5万亿、6万亿美金的开支计划了,中国要做基建,做纾困等等,这些讲得都没错。但很少有人谈这次疫情将来会改变什么,我觉得对中国的经济来讲,我们从来都不缺应对的办法,未来十年回头来看这次的疫情,中国经济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现在有很多企业面临很大的困难,包括我们的外贸企业。

我们现在除了要跟它去想辙,我们怎么办,我们的政府,财政部、央行、海关,大家都在出主意,问题是作为学者我们要去考虑一些别的东西,你看我们这些企业,我也碰到了一些、看到了一些,其实他们也在想着怎么转型的问题,他们也在想着我是不是要考虑,比如说我原来一直是针对海外市场,现在我是不是要转内销?转内销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它面临非常多市场准入的问题,税收的问题,一系列的问题,这些能不能倒逼一些改革?

很多企业家发现,我们现在在考虑可能还要转到电商、转到线上,有些还在考虑原来我是做汽车的,现在我发现5G行业中有很多跟汽车在技术层面上可以共享的,很容易转向去做5G设备。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就事论事,撇开现有的怎么办,要解困,真金白银地下去,这当然没有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看看接下来经济在危机中会不会走出一个转型的道路来,这个可能谈得比较少。

姚长盛:两个好话题,一是我们现在的经济会发生什么变化,二是有没有可能走出新局面。

管清友:张老师提了一个,我觉得确实非常好,过去一段时间大家其实讨论比较充分的,从原来估计不足到充分认识,甚至有点儿过度悲观了,现在有好多(观点)我觉得有点儿过度悲观了,张老师说的题目其实也是我特别关心的,复苏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我想从几个方面谈我自己的理解:

1、疫情的冲击已然造成,现在过多沉溺于疫情的冲击,这种分析,沉浸在这种环境里意义不大,还得往前看。

2、中国复苏的速度、节奏,我想肯定是领先于全球其它经济体的,我们确实有这种信心,因为我们最早处置的比较及时,现在看除了北京管得比较严以外,其它地方相对来讲逐渐步入正常化了。

3、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是在的,无论我们说市场规模、市场深度还是现在所处的发展阶段,因为我们人均GDP刚过一万美元,其实它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不能这么说,确实在微观个体上充满着追求财富的动力,创新的动力,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底气。虽然今天中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我们的人均水平低、空间很大,我们还有很多差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还有一次分配二次分配的问题可以改革,特别是上次咱们讨论过的生产要素的改革,其实可以释放非常大的活力,应该说我们复苏真的是有底气的,只要我们的方向对、路子对、牌打对,没有问题的,我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出口转内销

姚长盛:怎么保就业呢?如果没有一定的增长速度,很难去创造就业机会呀,我们就这样可以吗?

张军:我刚才也讲了,其实保就业的逻辑一定会维持最低限度的增长。这个增长来自于哪里,举个很简单的例子,现在很多外贸企业非常痛苦,海外的订单没有了,假定未来三个月全球的疫情还会继续发展,这种情况下你现在要拿财政的真金白银去帮助企业度过难关,有很多企业这时候想转内销,你要想办法帮助他们把产品卖到国内的市场。

姚长盛:现在我们就把这事降到微观和具体层面上,比如现在的外贸企业,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外贸企业已经极其困难了,我认识一些朋友,包括一些在青岛做进出口的,过去都是把利润留在海外,留在离岸账户,现在开始要把离岸账户的钱换回来,这是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的情形,因为国内现在撑不住了,要换回来。所以就具体到这些外贸出口的公司,您觉得应该怎么去做?

张军:其实今天晚上我吃饭的时候看上海的新闻,大概有三条新闻都跟我刚才讲的外贸企业的事情有关,比如说上海播了一条新闻,昨天出了一个政策,进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跟银行、跟政府共同签了一个东西来支持外贸企业度过难关。刚才你讲了,外贸企业的资金面临很大问题,所以银行增加授信是很重要的,信用保险是很重要的。还有一些办法,你看我们的海关也好、商务部也好,你看前天出台的(政策),我忘记多少条了,反正有几十条,针对我们的外贸企业怎么转内销。转内销涉及到一个税的问题,你的关税要不要补,这个东西本来出口的,现在进来,比如你是加工贸易的企业,原来中间品的进口是免关税的,现在卖到国内需要补税。现在就出了一个政策,这个政策很有意思,你可以选择,在补关税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以最终产品制成品纳税还是选择进口的原材料纳税,利息可以延迟支付,等等。

其实我就是说,一些主管部门比较了解这个行当,我们国家有将近480万家制造业出口企业,他们其实是很了解的,他们面临问题,要进入国内市场、要转内销,其实有政策上的很多障碍。还有一个很具体的例子,那时候我讲为什么大量企业不愿意在国内销售,要卖到国外去,因为国内喜欢欠款,拖很久。现在很多企业就面临这个问题,国内销售,本来我的资金链就有问题,现在我销售了东西又拿不到钱,所以政府部门出来说,OK,我帮你解决,我让银行给你贷款,先解决资金回笼的问题,不要拖欠那么久。其实这些都是很具体的解决出口转内销问题(的政策)。

我记得20年前,1997、1998年东亚金融危机的时候,因为当时人民币决定不贬值,中国出口下降很厉害,你知道那时候怎么解决出口企业困境的?就是出口转内销,所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姚长盛:有这个词。您说的思路是这个思路,但我们在2008年看到过,2008年之后中国的出口企业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我记得那时候开始了出口转内销的另一种方式,当时全国做了很多外贸大集,把那些专门做出口但又不会做国内市场的,由商务局、商务部、商委来牵头,在每个城市、每个区域中心里做外贸大集。

但最后我们发现没有企业真的转型回来,非常非常困难,物流不适应,设计不适应,成本不适应,你刚才提到的账期我没想到,账期也非常非常长,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做国内市场,也不知道怎么做销售,所以如果今天我们去拆解这个问题,想让它正常复工复市,如果具体到怎样让出口企业恢复?

如何刺激消费?

姚长盛:对现在的出口企业而言很难说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不光隔着市场、隔着过去的路径,还隔着需求。怎么刺激消费?

张军:其实你说外贸不谈了,其实刚才大家的留言中还是有一些误解,你知道中国真正出口消费品的比例很小,480万家出口企业大部分是出口零部件,出口中间品。海外市场终端的,比如做汽车的,美国的三大汽车厂商,德国的三大汽车厂商,有大量零部件是我们国内的中小企业出口满足的。现在我们说出口转内销,其实这就涉及到国内产业链的重组,大家都觉得产业链在全球受到了一些冲击,现在国内有很多整车厂商的核心零部件还是要绕道海外进来,如果国内出口厂商可以出口转内销,其实就涉及到跟国内下游产业衔接的问题,我相信这上面其实有大量文章可以做,并不是简单说我们的出口大量都是消费品,要卖回来给老百姓,我觉得这跟老百姓的关系不是很大。

张军:当然,涉及到消费刺激,刚才清友讲了,特种国债能不能用,我看今天网上贾康推了一篇东西,我简单看了一下,他好像是反对的,因为他觉得在中国规模这么大的特种国债消费掉了,这个钱第二年就没了,还是要有资产对应的。言下之意是可能还得做投资。消费的问题,救助的问题,更多要从财政的存量资金里腾挪,我们其实有很多腾挪的办法。过去我们经常讲很多财政的钱到年底都用不掉,最后上缴了国库,其实大量财政存量应该拿出来,有很多储备的东西,这时候改用了,你就拿出来。大概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们谈保就业这件事情对消费是有非常积极的作用的。

姚长盛:我觉得您说的问题关键在这上面,现在最重要的对企业而言是几个层面,一是保中小企业,二是保住它就是保住就业,让它运转起来,以及让整个行业和产业链运转起来,转不起来,现在只要是停摆的状态,那就都不行,停下来了,这件事情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第二,对他们来说补贴仅仅是一方面,贷款和减低成本也仅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问题是他们需要订单,如果没有订单,没有人进来消费,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给他多少钱,他站在那儿,还是在风中一片凌乱,恐怕也会有很大的问题。

你看我们老是讲过去的经验,2008、2003,虽然经验放到今天已经不对应了,但2008年那年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最后除了4万亿之外,我们在几个领域中刺激,比如家电下乡,比如汽车消费刺激,比如放开房地产。今年房地产是不可能了,走房住不炒的路子,那我们今年在哪个行业中可能会放开消费刺激,最终能产生效果呢?能想到吗?能有方法吗?想不到?很难?

张军:如果拿2008年跟现在比,那时候关于新能源汽车等各方面,我们的保有量其实不是很大,今天我们已经过了峰值,所以整个汽车消费市场是非常疲软的,这种情况下当然可以继续用财政补贴的办法刺激新能源汽车销售,但它的增长其实还是非常有限。

2008年除了搞铁公机以外,那时候还有几个东西,比如那时汶川地震灾区重建的任务,其实那对后来经济复苏有很大的作用。再加上棚户区改造,包括整个房地产的刺激,其实它是全方位的,当时有十几个领域都在刺激,媒体只关注铁公机了,其实那时候很多方面,尤其是汶川地震重建,其实带动了不少行业。但关键问题是今天这个“条件”已经没有了,在很多领域,比如家电下乡,今天还能有多大的作用?其实作用不是很大。所以我觉得消费的问题,我觉得也不要老是觉得我们应该在消费上做文章,中国的储蓄率这么高的情况之下,消费能够保持跟GDP大概同水平的增长速度我觉得就已经非常非常不错了,你还希望以消费拉动经济,我觉得在中国可预见的未来,这个基本上做不到。

延伸阅读看图|美国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达660.6万看图|-70.1万!美国连续113个月的就业增长戛然而止又见证历史!美国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达664.8万

  中国网科技4月21日讯 斗鱼首次试水直播带货收官。据斗鱼方面对中国网科技称,自4月17日起至20日全天,斗鱼28位顶级流量主播为湖北公益带货专场售出湖北特产80.9万件,累计销售额3034.4万元。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0年1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4.15%,5年期以上LPR为4.80%。以上LPR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昨晚,特朗普和普京打了一个漫长的电话!

  北京时间周一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一次电话长谈。长谈结束之后,白宫方面表示,两位总统讨论了为防控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所做的努力。两位领导人“同意通过20国集团紧密合作,推动国际合作以战胜病毒并重振全球经济。”去年领导人还讨论了重要的双边和全球问题。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同意继续做好在全球能源市场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特朗普和普京在通话中还讨论了委内瑞拉,特朗普重申委内瑞拉局势严峻,希望看到以民主过渡的方式结束持续的危机。

发表《金诚无忧配资www.fujx.cn 张军:现在应该把大量财政存量拿出来刺激消费》新评论

相关介绍

4月16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做客《长盛时间》,探讨复苏底气从哪来。 复苏的底气 张军:我觉得大家一谈疫后经济面临双重冲击